快捷搜索:

奈何相思负流年(已完结\完整版)沈唯林彦深全

免费小说《怎样如何相思负流年+沈唯林彦深》全文免费在线涉猎

【极品小说】【经典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贴网盘+限时免费+番外】

“放手!你这个忘八!林彦深,你忘八!”

客厅里,沈唯正在冒逝世挣扎。

汉子的手却绝不留情,牢牢揽住她的纤腰,将她拖进了睡房。

他俊秀的脸上满是失望和愤怒,一双眼睛闪着嗜血的光线。

“忘八?我们俩,到底谁更忘八?”他垂头用力地咬她的唇。

沈唯尝到了血的味道,忍不住哭出声来:“是!我忘八!我爱上别人了!我把你甩了!你不是很骄傲吗?那你还跟我纠缠什么?我已经不是你女同伙了!我们已经分别了!”

“分别不分别,你说了不算!”

她让二肉痛又陷溺。

“不!求你!林彦深,不要!”沈唯冒逝世推搡着他。

她肚子里有他的宝宝,前三个月,是不能做那种事的。

这个宝宝,她想留下,很想留下。

沈唯反抗激怒了林彦深,他眯紧一双黑眸,声音阴森低沉:“为陆景修守贞?他碰过你没有?说!”

沈唯咬咬牙,豁出去了:“对!我要为他守贞!我跟他在一路好久了!他比你好太多!”

林彦深的手忽然顿住,他盯着沈唯,眼珠里所有的意乱情迷,所有的愤怒失望,都瞬间消掉干净,如同退潮后的海滩。

沈唯打了个寒颤,心猛地抽痛起来。

噙着泪水,她定定看着林彦深。

有那么一瞬间,她险些动摇了,她险些要开口奉告他本相了。

然而……

林彦深已经自鄙人床。他走到门口,背对着她说了五个字。

“沈唯,你真贱。”

他的语气不再有情绪,他自始至终没有回身,没有再看她一眼。

林彦深走了。就这么脱离了她。

沈唯愣了少焉,才反映过来一样平常,捂着脸掉声痛哭。

她知道,她永世掉去他了。

掉去了她孩子的父亲。

五年后。商业区饭铺。

“唯唯,去嘛去嘛!周六的相亲会,去的全是500强公司的优质男,我们都25岁了,再不主动出击,黄花菜都凉了!”

桌子对面,闺蜜周蕊蕊眨巴着大年夜眼睛,使劲劝沈唯。

“我周六还要加班。你去吧,用你风情万种的大年夜眼睛,骗个优质男回家。”沈唯摇头,她对相亲会完全不感兴趣。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这么多年,她没有再碰到过能让她动心汉子。

“唉!大年夜眼睛怎么骗获得优质男?”周蕊蕊作苦闷状,垂头看看自己一马平川的胸,又看看沈唯的,“唯唯,把你的大年夜馒头借给我吧!”

沈唯白她一眼,“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肤浅?”

“我不管!我就这么肤浅,我便是想要大年夜馒头!”周蕊蕊撅着嘴,“唯唯,你说,等我生了孩子,罩杯会不会变大年夜一些?”

沈唯逗她,“你长得已经这么美艳了,再来,那就太祸国殃夷易近了。上帝他白叟家不会容许这种事发生的!”

“切!肯定会变大年夜的!”周蕊蕊看着沈唯的胸,“我记得你曩昔也不大年夜,生完孩子后才变大年夜的。”

沈唯脸上的笑脸溘然凝住了。

看到沈唯的神色,周蕊蕊赶快致歉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!唯唯,都是我不好,我不该提这事的。”

“算了,没事。”沈唯垂下眼珠,勉强挤出一个笑脸。

四年了。她还时常做那个胎梦,穿戴粉裙子的小女孩咯咯笑着,伸着小胖胳膊朝她跑过来,“妈妈!妈妈!”

午夜梦回,泪水总会湿透枕头。

她的孩子,十月受孕,辛费力苦生下的孩子,被母亲谎称是逝世胎,背地送人了。

那时她太年轻,信托了母亲的话,以为孩子真的是逝世胎。

等后来感觉纰谬劲,再去病院问,已经找不到昔时的护士和医生了。

病院里,也没留下任何记录。

统统都干清清洁,无迹可寻。

她知道母亲是为她好,21岁的大年夜姑娘,生下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,这事假如传出去,她的名声就全毁了。

可毕竟,照样难以释怀。

完备版《怎样如何相思负流年》未完待续.....

搜索微/信公~众~号【微美书社】

关注后回覆 :【86】即可涉猎全文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